英格兰球队在欧洲赛场上戏剧性地强势回归,利物浦及曼联球迷不会同意这个说法,直至我们都七嘴八舌地讨论2005或1999年夺冠是否更像是不可能发生、更刺激及更棒,但在许多年前的那一天,狼队已经被“加冕”为世界冠军。

英格兰是举世无双的足球之王,这个说法在足球比赛伊始后持续了几乎整整一百年,但这个说法其实以至少后半个世纪来说都是失真,或者说只是错觉。英格兰把足球推向全球,问题是她没有好好把握住。虽然他们经常在早期的英国四角锦标赛输给苏格兰、爱尔兰及威尔士,坚拒参加早期的世界杯,但到他们在1950年纾尊降贵参加的时候却被美国击败,然而英格兰是足球大师这个观点被线年代初的两场惨败。

在1953年11月,有费伦茨-普斯卡斯、南多尔-希代格库蒂、桑多尔-科奇斯等人助阵的匈牙利星光熠熠,他们“把英格兰迎头痛击,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足球的艺术”。“神奇马札尔人”在温布利球场以6-3击败英格兰,《卫报》的帕特-沃德-托马斯把这场比赛形容为“可能是英国上演的国际比赛里看到最棒的攻势足球范例”。英格兰及狼队队长比利-赖特在这场挨打得最惨的比赛里被普斯卡斯扯脱了灯笼裤,他的表现在赛后被《泰晤士报》的杰佛里-格林耻辱地比拟作“去错火场的消防车”。这是英格兰第一次在主场被“国际”对手打败,不仅如此,踢得与对手有这么大的差距,这是一场不能忽视的灾难。双方在六个月后的布达佩斯再踢一场,有主场之利的匈牙利大胜7-1。

同年,狼队却在庆祝莫利纳球场安装了泛光灯。他们不是第一家对主场作出如此重大改造的俱乐部(阿森纳主场的一座看台在1930年代已有灯光,小谷球场在1950年成为配有泛光灯的第一座球场),但他们也许是第一家对这个刚刚被足总准许的新颖事物大加利用的俱乐部。狼队安排了一系列触目的“国际”泛光灯热身赛,邀请当时外国的顶级球队来到英格兰中部,比赛都是在深夜进行。南美代表队首先获邀参赛,接下来的对手包括凯尔特人、阿韦亚内达竞技(雄霸1940年代末/1950年代初的一支阿根廷球队)、莫斯科斯巴达及特拉维夫马卡比。

除了0-0赛和维也纳第一,狼队全部获胜,当中以10-0击败特拉维夫及4-0击败莫斯科斯巴达最令人印象深刻,《每日纪事报》在赛后窃窃自喜,称俄罗斯人“栽在锤子和镰刀之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